zazu 雑‧誌

非歴史|黒歴史

虛構的遊戲,真實的趣味:「我的紅白機卡匣展 2016」

虛構的遊戲,真實的趣味:「我的紅白機卡匣展 2016」

每個玩遊樂器的人,或許都夢想過要打造「屬於自己的遊戲卡帶」。

但是進入遊戲產業的門檻並不低,若還要能夠以此維生就更不容易了。再加上,沒有(曾經有機會,但沒能成功)原生遊樂器產業的台灣,要想打造自己的遊樂器遊戲,就更遙遠了。
但如果退一步想,假如只是設計卡帶外標籤的話,那麼難度似乎就一下降低了不少。

在遊戲媒體還沒有進入光碟片或下載購買年代以前,遊樂器平台的主流媒體便是各種外型、尺寸不一的ROM卡匣。

卡匣上的標籤,配上標題的生動字樣,往往讓玩家們有著無窮的想像空間。

其中,在設計階段便特意比照錄音帶尺寸的任天堂紅白機卡匣,隨著FC本身在世界各地的高市佔率,也成了一般人心目中認知最廣泛的遊戲卡匣形象。

而在以前遊戲影音還不夠發達的時代,卡匣上的小小標籤,無論是插畫、合成照片,配上遊戲標題的生動字樣,即使日文字看不懂幾個,還是往往讓玩家們有著無窮的想像空間。

在FC發源地的日本,從2005年開始,每年都會在黃金週連假期間,集結音樂、設計領域的創作者們,展出各種他們所發想出來的「虛構FC遊戲卡帶」,這個展演活動就被稱之為「我的紅白機卡匣展(わたしのファミカセ展)」。

除了在東京中野的展演場地「METEOR」免費開放入場參觀之外,也會將參展的作品公布在網路上。今年的展示已經邁入第十二年了。從2005年到2015年,參展的「卡匣」已經累積到了780款。

「我的紅白機卡匣展」一開始只是與「METEOR」相關的23位創作者,自發集結策展的小活動。

隨著活動年年舉辦,參加人數也越來越多,從2010年開始,除了主辦單位邀請參展的創作者之外,也向一般大眾招募作品,除了日本之外,歐洲、亞洲、美國各地皆有總數超過一百名以上的創作者參加這場展演。


而今年「我的紅白機卡匣展 2016」所展出的作品,共有162款。

這些卡匣不用說,當然都是虛構的遊戲。其中有許多是戲諷真實存在的知名遊戲系列,也有很多結合了日本社會的時事題材;當然也有一大部分純粹著重在視覺設計的美感展現。

比較可惜的是,對於不熟悉日文或FC遊戲的人來說,或許理解這些作品的笑點或梗有點困難。但許多作品純粹以影像藝術的角度來欣賞,也是非常傑出的創作成果。

以下就介紹其中幾「塊」有趣的作品。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 2016-05-31 17.26.22
《冥想》,開機後只要隨著曼陀羅閉上眼睛,誰都能透過紅白機達到開悟境界!搭載業界首創能發出θ波的擴充音源晶片。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 2016-05-31 17.27.54
插上卡匣開機,就會傳來陣陣餃子香的將棋遊戲《王將》。絕對沒有在影射某知名連鎖餃子店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 2016-05-31 17.28.39
玩紅白機也可以很健康,就用這塊會從上方的兩個洞口發出負離子的《負離子》遊戲來在客廳做森林浴吧!絕對不是什麼推銷健康家電的詐騙手法喔。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 2016-05-31 17.29.26
您曾經想過發行量以萬為單位的任天堂卡匣是完美的廣告媒體嗎?現在就打這支電話!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 2016-05-31 17.29.49
身為《半額英雄》,你必須在傍晚的超市特賣中打敗激烈競爭的婆婆媽媽們,買到最價廉物美的特賣品。跟某個知名搞笑SRPG系列絕對無關。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 2016-05-31 17.31.20
人生如戲,人生更如遊戲。一張好的名片要能在商場上給夥伴、對手、客戶留下深刻印象,還有什麼比一塊任天堂卡匣做的名片更適合一位正值青壯年的企業戰士呢?

雖說不是為了參展,不過「自己的卡匣標籤自己印」這種事情幾年前筆者也曾經嘗試過,當時是直接以掃描器掃描原裝卡帶外觀後,以向量繪圖軟體描出卡帶圖案,並做簡單的影像合成,輸出剪裁好之後以美術噴膠黏貼到卡帶上。例如這塊「FC版Google+」:

IMG_1560
Google+的時候總是覺得上面沒有其他活人嗎?這很可能因為沒有圈對人你玩的是單機版。
IMG_1559
插上主機之後,還真有一點模樣。附帶一提,標籤下真正的卡匣是《大金剛》。

這個卡帶標籤的.eps檔案可以在此下載,其中包括了一個文字已轉外框的範例,建議用Adobe Illustrator 6開啟。

延伸閱讀:
わたしのファミカセ展 2016 活動官網

作者

神楽坂雯麗
大叔身少女心非專業Cosplayer,17歲260個月御宅,熱愛收集電子遊戲軟硬體與各種玩具槍。覺得世上再沒有比用可愛的外表一本正經搞笑更有趣的事。

發表迴響

Return Top